李東生選擇再來一次!TCL半年豪砸248億,併購或“撿漏”三星?

2020-11-14 16:25 來源: 野馬財經 

  半年暴瘦20多斤,在股東大會遭人生第一次點名批評,強如李東生,也曾有過這樣的至暗時刻。彼時,TCL因海外併購失敗,一度面臨生死考驗。

  “再來一次,我依舊會這樣做,而且會做得更好”。回顧當年的險象環生,李東生曾如是説。

  2020年,在面板行業洗牌加速,市場寒冬壓低資產價格之下,TCL開足馬力,年內豪砸200多億連續發起多次併購與投資,並被傳言參與“華為剝離榮耀”的千億計劃。

  倔強的李東生選擇再來一次,但這回,他能做得更好嗎?

  11月12日,TCL科技(000100.SZ)發佈《關於發行股份、可轉換公司債券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之發行結果暨股份變動和可轉換公司債券登記完成的公告》及多份相關公告,標誌着TCL科技收購武漢華星光電技術有限公司(下稱“武漢華星”)39.95%股權一事塵埃落定。

  這筆42億的交易,並不能滿足李東生的胃口。

  資本運作頻頻,半年砸下248億

  在此前後,市場沸沸揚揚傳言稱,華為計劃將榮耀手機業務整體打包,以約1000億人民幣價格出售,而TCL科技則被列入收購方“小股東陣營”的代表。

  據此前第一財經報道,對參與收購榮耀一事,TCL科技曾迴應稱,近日或發公告迴應市場傳聞。但野馬財經12日致電TCL科技,對方迴應稱:“或發公告代表可能發,也可能不發。”並稱“並未聽説過(參與收購)這件事,都是媒體揣測。”

  TCL科技的迴應不難理解,資深產業經濟專家梁振鵬也向野馬財經表示,“以TCL的資金狀況,在涉及1000億的交易裏面,即便參與其中,也不可能是主導。”

  回顧TCL科技近年來,特別是2020年以來的一系列資本運作,“砸錢”已成為主旋律,資金狀況可想而知。

  2020年3月初,TCL科技旗下的TCL華星與三安半導體簽下戰略合作協議,宣佈共同成立實驗室,研發Micro-LED顯示技術及其工程化製造的芯片、轉移、檢測、修復等關鍵技術。據悉,雙方將共同投資成立聯合實驗室,註冊資本為3億元,TCL華星出資佔註冊資本的55%。

  5月份,TCL科技旗下TCL資本宣佈以42億元收購武漢華星39.95%股權,引入戰略投資者恆健控股,加速武漢華星在高端智能手機和移動PC顯示面板領域的自主技術研發。

  其中,公司擬以發行股份的方式支付交易對價的47.43%,即20億元;以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券的方式支付交易對價的14.23%,即6億元;以現金方式支付交易對價的38.34%,即16.17億元。

  6月份,TCL華星宣佈擬向日本JOLED公司投資300億日元(約20億人民幣),展開深度技術合作,押注印刷式OLED新賽道。

  緊接着7月份,TCL科技斥資109.74億元,擊敗IDG資本等強勁對手,摘牌收購中環集團100%股權,正式打入半導體硅材料領域。

  財報數據顯示,中環集團2019年底總資產為491.1億,全年總營收為 168.8億,旗下上市公司中環股份當時市值接近800億,而TCL科技市值為870億左右,相差無幾。

  TCL科技此舉,被外界視為“蛇吞象”,而此後“接盤”三星更是引起廣泛關注。

  8月份,TCL華星斥資76億元,收購蘇州三星電子液晶顯示科技有限公司60%的股權及蘇州三星顯示有限公司100%的股權。同時三星對TCL華星增資成為後者第二大股東。交易完成後,TCL華星和三星將開展更加密切的戰略合作。

  粗略統計,2020年以來的多筆投資與併購,已經讓TCL科技花出去約248億元(含發行股份及可轉債的價值)。

  公開信息也顯示,週期性明顯的液晶面板行業目前正處於低谷期,疊加疫情影響,資產價格走低。年初李東生也曾預言。“在未來一兩年,面板行業的經營形勢依然嚴峻。行業進入困難時期,併購重組會發生得比較多。”

  而對於TCL科技的大舉併購,梁振鵬向野馬財經指出,“TCL在液晶面板顯示領域大力投入,在OLED領域卻競爭力偏弱。隨着市場對液晶面板的逐步淘汰,對它來説,未來的投資風險其實十分巨大。”

  當然,作為併購路上的“老司機”,李東生帶領下的TCL已不是第一次經歷大風大浪。

  大舉併購的“前車之鑑”

  2004年,TCL集團通過與子公司TCL通訊換股,實現了集團整體上市。

  在此前後,TCL正處在高歌猛進的黃金時期。彼時,李東生開始將目光投向國際市場,並於2002年收購了德國百年老店施耐德。

  2004年初,TCL又將併購目標指向了法國湯姆遜全球彩電業務。

  湯姆遜是傳統顯像管電視的鼻祖,世界第一台彩電就出自這家公司。而且當時身為世界500強之一,湯姆遜的體量比TCL大得多。

  這樣一個跨國併購,TCL內部高管開會時很多人表示反對,但李東生堅持推進這起“蛇吞象”的大併購。而這場豪賭初始的結果就是,TCL躋身全球彩電行業前三。隨後不久,TCL又拿下了另一家法國公司阿爾卡特的手機業務。

  也是在2004年,李東生不僅登上《財富》雜誌封面,被授予年度“亞洲最具影響力的商業領袖”稱號,還被美國《時代》週刊等媒體將他評為“2004年全球最具影響力的25名商界領袖”,光環加身。

  但是,大舉併購的後遺症很快顯現。當時彩電行業從顯像管時代迅速轉型進入平板時代,湯姆遜原有的顯像管技術已經落伍,成為了負擔。

  彼時,李東生已經看到技術迭代的趨勢,卻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2005年,就在李東生的第四個本命年,TCL併購來的兩家企業鉅虧,公司遭遇20年來首次虧損,全年虧了20多億元。突然陷入困境的李東生,半年時間瘦了20多斤。

  2006年,TCL繼續鉅虧,在當年的股東大會上,李東生第一次被點名批評。隨後的2007年,TCL被戴上ST的帽子,股票大跌,高管出走,曾經的明星企業陷入風雨飄搖。《福布斯》中文版將那一年“中國上市公司最差老闆”第六名留給了李東生。

  在此期間,李東生的一篇文章《鷹的重生》廣為流傳,文中指出鷹是世界上壽命最長的鳥,但在40歲時,它必須做出困難卻重要的決定:要麼等死,要麼經過一個十分痛苦的更新過程,完成蜕變。

  最終,李東生押注液晶面板,成功帶領TCL完成了蜕變。

  回顧當初,李東生曾説:“如果併購這個事情讓我重做一遍,代價肯定不會那麼大,但是已經過去的事情了,不要再去想了,因為你改變不了過去,你只能去創造未來。”

  如今,李東生選擇重做一遍“併購這個事情”,又是為了什麼?

  重金押注LCD,併購之路註定坎坷?

  2020年初,李東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公開表示,TCL正在尋找併購項目,希望該項目:一是能與華星光電產生業務協同效應;二是價格合理,不要太貴;三是不長週期內實現業績改善。

  李東生表示,TCL科技有足夠的資本能力進行兼併重組,而併購的目的,是要在面板行業做到全球領先。併購只是手段。

  但是,要在面板行業做到全球領先,談何容易。

  據梁振鵬向野馬財經介紹,目前世界顯示面板領域主要有LCD液晶顯示面板與OLED有機發光二極管顯示面板兩種,而OLED面板顯示效果更好,是未來發展的趨勢。這一市場目前主要被韓國三星、LG等公司佔據。

  “從技術上來看,TCL與韓國三星、LG等廠商在OLED顯示面板這個領域相比,技術相對落後,還有相當大的差距。”梁振鵬説。他認為,目前三星、LG的主要精力都投入在下一代顯示技術即OLED顯示領域,三星之所以將蘇州工廠賣給TCL,就是認為LCD已經是落後產能。而相比韓企,國內的京東方、TCL在OLED領域的技術儲備較少。“京東方還稍微多一點,TCL的儲備相當少。無論是OLED顯示面板的顯示技術、上游的材料等,TCL科技均處於弱勢的局面。”

  2020年初,李東生也曾表示,LCD(即液晶面板)領域未來將會由中企主導,但要在OLED領域趕上並超越三星等韓企,仍需做很大努力。

  而在梁振鵬看來,目前韓國三星、LG等廠商正在逐漸退出LCD液晶面板市場,市場空缺近年來主要由國內的京東方、TCL下屬的華星光電來填補。但是,最多5到10年,LCD液晶面板顯示技術就將被市場淘汰。

  對此,有投資者也認為,一旦三星將OLED面板的成本控制下來,對TCL等國內廠商就將形成較大威脅。

  但是,興業證券研究報告認為,韓國廠商退出 LCD 的原因是因為成本競爭力不足,以及韓企向OLED技術的戰略規劃轉移。TCL採用與三星相同的 HVA 技術,預計將是接收韓企市場份額的主要受益者。公司在OLED技術領域也正在取得一定進步。

  國金證券研報則認為,OLED技術雖然是未來的發展趨勢,但短期之內LCD仍將佔據主流地位。相比已經非常成熟穩定的LCD液晶面板,OLED在成本、技術等方面仍需持續改善。

  梁振鵬向野馬財經表示,TCL科技基於現狀,考慮到實際的市場因素和自身能力,將公司在面板領域的大多數產能,都放在了LCD液晶面板上。“但是,一條LCD生產線動輒上百億,非常耗費資金,TCL科技在這上面押注重金,對公司來説,未來還是有比較大的風險。”

  財務數據來看,2020年上半年,TCL科技的核心產業TCL華星業績下滑,營收同比增加近20%,卻虧損1.33億元,出現“增收不增利”的尷尬情況。

  最新公佈的三季報顯示,TCL華星前三季度實現營入323.8 億元,同比增長 31.9%。但因主要產品均價低於去年同期,加之疫情影響,實現淨利潤 5.66 億元,同比下降 56.3%。

  資金方面,三季報顯示,TCL科技貨幣資金128.3億元,流動資產619.8億元,總資產2003億元;短期借款118.6億元,流動負債548.6億元,負債合計1332億元,負債率66.52%。總體來看,公司短期償債能力仍然可控。

  李東生曾感嘆,“做企業競爭就像打仗一樣,很難講你做這個決定就一定是對的,但是戰鬥已經打響,衝鋒號吹了,部隊已經上去,那個時候你要考慮怎麼把山頭拿下,不能想我的退路在哪裏。如果你這樣想就很難找出辦法。”

  如今,數百億資金砸下去,TCL的衝鋒號已再次吹響。